职工文苑

 » 内容
一个有美景有灵魂的地方
来源:配水站     发布时间:2020-04-24     作者:任红荆   点击量:次     分享到:

      因了同事朋友圈美图的诱惑,因了承袭郑国的衣钵,一直耿耿于郑国渠景区“春秀丽、夏翠绿、秋绚丽、冬苍茫”醉人的景色,也曾十余次赏玩张家山,前年也曾去关中大峡谷一游,但总觉有隔靴掻痒之感,难以了却内心强烈的渴望。新冠疫情初解山野桃花盛开的三月,景区为提振疫情影响的人气,仅收摆渡车费用,免收门票,闻之窃喜便欢欣鼓舞,匆匆而去。

      摆渡车停经的第一站,便是孔雀湾。在飞珠流银的龙须瀑边,一洞豁然。石雕老树绿藤盘绕洞口,在水雾迷眼的瀑水边,透过雾湿的双眼,“柳毅传书”四个红色的大字在绿藤中闪耀。那个衣衫褴褛,肩背行囊,风尘仆仆,行色匆匆的落第书生形象便赫然眼前。那醉人的神话传说,如一泓清泉自心底汩汩而出。行至崖边,抬望眼,山欲滴翠;举目看天,春日正媚;低头看脚下的石阶,蜿蜒的山路上,看得见柳毅远去的背影。

      沿石阶下行百余米,穿过几个幽静的隧洞,在一处较开阔的河道边,河道内遍布着大小不同、颜色各异,或高或低,或方或圆,或长或短的石头,像极了郭德纲单口相声中的“大妖精、小妖精、黑妖精、白妖精、长妖精、短妖精”。这里便是景区八十一潭四十九滩中有名的牧羊滩。是洞庭龙女三娘蒙屈牧羊的地方。相传泾河龙王残暴专横,欺压雷神雨神及一众泾河神仙,把他们变成一只只受苦的绵羊,在泾河岸边饱受沧桑,与孤苦的三娘为伴。他们或立或卧,或在垂头吃草,或在岸边饮泉。三娘坐在寂静的岸边,右手执鞭,臂弯里揽着一只温顺的羔羊,左手轻抚着羔羊绵密的绒毛,泪眼婆娑。水洇石湿,似是龙女们滴落的泪痕。

      在粼粼的河道内,夹岸红白的石头,弯曲延伸,如彩带,如飞翼,勾连变幻,如开屏的孔雀。在一路的孔雀开屏过后,一处较陡的河道中,受千年激流冲刷的石头五彩缤纷,绚丽多姿。在阳光下,纷繁夺目,白的像玉,黑的如墨,红的似血。这里便是龙女的叔父钱塘君与泾河龙王勇斗数百回合,赤黑两龙吞云吐雾,翻江倒海,厮杀得天昏地暗,泾河龙王及其六十万虾兵蟹将最终被斩的地方。泾河龙王龙头顺水而下,漂流至西安北郊,成为今日的龙首村,龙鳞散落成片片巨石,龙血迸溅,染得巨石五彩斑斓。

      由于上游文泾电站的修建,筑石为坝,使泾水改道,于是这段河谷内便只有两岸的山泉汇入,清浅沁绿。在淙淙的山泉流水声中,我的思绪随着水流漫舞,美丽的神话传说在胸中纵横捭阖,荡气回肠。

      经过猥背石、河蚌仙等几个景点,在巧夺天工的漫长人工栈道中看过一指禅后,南岸的一座山峰突兀而出,漫山的红桃绿树,如少女的披肩长发,袅袅婷婷,通体灵秀,一如倾城倾国的北方佳人。此峰就是龙女峰,是景区神话传说的代表,也是景区的灵魂之所托。女儿皆是水做的,龙女更是凭水而生,这柔弱的水做龙女啊,你在因循旧传统的桎梏父命下,含冤忍辱,受尽摧残与折磨,在万年的思乡思亲中枯坐成石,犹面向南方,你的悲情比之千里之外塞北,抚琵琶而泣,滴泪化成无边水的王昭君,过之而无不及!你们虽有真实或神话传说之分,却都在控诉着封建婚姻道德制度压迫下的女儿们悲戚的爱情故事。

      在蒲松龄先生的笔下,我们曾经无数次的感受了人鬼之间超脱的爱情。《天仙配》中牛郎织女更是中华大地上妇孺皆知、口口相传。七七鹊桥相会的美丽画面,令多少痴情男女憧憬与期盼。然而他们终究难比柳毅传书,缺少了真实与鲜活。

      据说柳毅为唐代山东人,今天的山东某地,仍有一个叫柳家庄的村庄,村民自称柳毅的后代。相传柳毅早年丧父,寡母含辛茹苦养他成人,在赴京赶考落第后返乡,途径泾河岸边,偶遇在寒风中牧羊的龙女三娘。出于对三娘遭遇的同情和龙王的义愤,他千里绕道,送三娘的裙裾血书,救三娘出苦海。三娘为柳毅的大义与刚直所动,化身为渔妇,迁柳毅家隔壁,最终感动柳毅摆脱封建观念的束缚,两人终成眷属。

      “芳草萋萋碧如丝,此草名为长相思。因情忘义实可耻,守义负情人笑痴。大义私情难相顾,忍将慧剑斩情丝。芳草应赠知心侣,我无何赠长相思。”-——越剧中写柳毅面对三娘的真情表白时,在义与情间难以取舍的艰难抉择,体现了主人公高尚的情操,也使人性的光辉与伟大得以升华。

      经过十里长亭休息区不远,一条地形狭长,壶穴溶洞密布,终年难见阳光的幽深河谷,名叫黑沟。诉说着与泾河龙王相关的另一个传说。据说唐代术士袁守诚上知千年,后知千年,更能算出泾河水族的位置,使泾河龙王大为不满,依仗自己掌管云雨的权利,私改下雨的时间与点数,使袁守诚的卦课不验,也因此犯了天条,被人界天官魏征于梦中所斩。期间龙王曾求救于唐王李世民,未果后阴魂不散,不断袭扰李世民,幸得佛家出手,李世民才得以解脱。因感受到佛家法力的无边,为解决经卷不足的问题,李世民派出玄奘大师西去印度取经,于是才有了吴承恩笔下的《西游记》。

      黑沟峭壁上书有一副对联,见解独到,颇值玩味。“颇有几分钱,你也要,他也要,给谁是好?不做一点事,早也拜,晚也拜,叫我为难。”告诫人们要脚踏实地地通过自己的努力,才能实现愿望与梦想。求神拜佛,梦想不劳而获,纵是神仙也爱莫能助!

      跨上最后一级石阶,我虚脱般坐在浮云台边的长椅上,气喘如牛。三月微寒的午后,竟大汗淋漓。回头看身后的三百级台阶,感受着牧羊古道曾经的荒凉与艰险。耳边响起咩咩羊叫声,看到龙女在群羊踏起的漫天尘埃中忧伤的面容。

      半日的行程匆忽,摆渡车在险峻的盘山路上飞驰。左手边笔直的高山,右手边是深不见底的幽谷。车在一忽儿耀眼的光明,一忽儿隧洞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风驰电掣。明暗之间,一似天界凡间。

      归来月余,我仍醉心在那些美丽的山水神话间。“术士,天师,雷神雨神,龙君,龙女,玉帝,水族,人界天官,避水剑,佛教,柳毅,袁守诚,李世民,魏征,《张羽煮海》,《西游记》。”等等等等无数神秘的字眼令我不停地问询度娘,内心为之痴狂。

      曾满怀欣喜地推荐景区于友人,最后竟得“啥破地方,烂山沟沟,坏我钞票”的埋怨,让我体会到了“人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”的无奈!

      “景有灵魂,乘物游心”,美哉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编辑:     责任编辑:     审核: